R-金融网(www.r-gate.net)分享每日股票行情和全面的金融知识!

揭秘西安“富二代”接班进行时

R金融网 理财资讯 2020-03-27 14:02:29 322
【揭秘西安“富二代”接班进行时】陕西民营企业第二代的接班的大幕在静悄悄中启幕了。除了是宏府集团的总裁,杨振还有另一个身份——西安青年企业家协会会长。他觉得自己更多的责任是带好“兄弟姐妹”、稳定军心、共同发展。(时代人物)

2015年,西安宏府集团创始人杨喜庆之子杨振出任公司总裁集团总裁,并在事实上行使董事长之权全面接管这家拥三十年历史的民营企业;

2016年,荣民集团史贵禄之子史历荣担任公司副总裁,并成为公司董事之一,逐步扛起荣民的大旗;

2017年,立丰集团颜明之子颜乐,在父亲的召唤下出任公司总裁,开始管理一个著名的大型企业集团;

2018年,荣华集团创始人崔荣华之女张程程,正式出任公司董事,开始逐步介入高管业务

2018年4月,东岭集团创始人李黑记之子李磊,全票当选东岭村(集团)党委书记;

2019年,迈科集团何金碧的“大儿子”何晨、“小儿子”何昕,进入董事会,一个担任副总裁,一个担任运营部总经理,在家族企业中大展拳脚;

2019年,金花控股集团吴一坚之女吴梦窈,虽未正式入主家族企业,但也在金花关联项目中崭露头角……

陕西民营企业第二代的接班的大幕在静悄悄中启幕了。

除了是宏府集团的总裁,杨振还有另一个身份——西安青年企业家协会会长。他觉得自己更多的责任是带好“兄弟姐妹”、稳定军心、共同发展。

在宏府集团·麒麟山的十九楼,这里阳光充足,墙上是他在清华大学的结业证书,以及西安青年企业家们的合影,会客厅里悬挂着他喜爱的画作。有时候他会对着这些国画放空,平台上密密麻麻排列的绿植是杨振特意挑选的。

与其他富二代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接班,该怎么接班不同,杨振已经翻过了最初困惑期的那个山头,早就接过了权柄,进入了角色。

近几年,在杨振带领下,宏府集团稳步提升。

如今的宏府集团旗下有众多子公司,还包括宏府慈善基金会。宏府集团为钟楼商圈打造了宏府安定广场、宏府大厦、宏府嘉会广场三大城市综合体,目前正在进行西郊鹍翔九天、西郊麒麟山、西郊西三环项目、长安区郭南村改造,总投资300多亿元。

陕西现代企业的形成与环境息息相关。在地产之外,拓展更广阔的成长空间,是杨振要重点考虑的问题

跨越千年的陕西文化和变革,企业的困境和出路,在他的叙述下,脉络清晰而透彻。他有足够的学识和阅历去讨论一些宏大的话题,但他还是把自己定义成纯粹的企业家。

与他交谈,你很容易体会到,笑谈之间,他是站在他自己的世界里,他对宏府近10年的发展,作出了一个小规模的见证。某种程度上,他更像是一个商界思考者。

今天,他已经不会很介意别人用“富二代”去形容他,那些称呼没有意义。“你们光看见我们继承的资产,没看到我们继承的责任,两个算下来哪个多,还真不一定。”

有时,他又很讲“江湖义气”,这也让他在圈内博得了很好的人缘。他总是这样直爽:“总有人会去比较我和颜乐哪个资产更多,其实对我俩来说,这根本就不重要。我俩不管谁比谁有钱,今天晚上都是吃碗泡馍。”

我们问杨振,在这样一个时代,你给自己怎样定位?你觉得自己会超越自己的父辈吗?是要为庙堂献计献策,或者要启蒙大众?

杨振没有直接的说出自己内心的风景。企业家抛弃千篇一律的面孔,越来越个性化,这具有超越一个时代的作用。

如今,去掉父亲的光环,杨振已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家,他对制定的战略从来没有摇摆过,有主见,勇于开拓,勇于接受挑战。宏府这几年的发展形势也证明了他战略的正确。

心怀希望,韧力不辍,这是杨振的心声。也是所有青年企业家协会成员的底色。路还很长,在风雨中汲取的顽强和韧性,必将支撑他们走得更远

时间定格在2014年, 颜乐从温哥华回来接管立丰国际集团的事物。10年、20 后会怎么样,对于他来说,漫长而未知。

如今距离这个年份已经有六年之久,但也是转瞬即逝。

在秦商青年总会的会议室里,他坐在好兄弟杨振旁边。深蓝色西装,淡蓝衬衫,双手插兜,有些文艺大叔做派。和其他人比起来,他谦和、腼腆,不动声色。

颜乐出生于西安,随后去了加拿大上学,在温哥华度过了其后的大部分时间。

千年古都遗留下的羞怯,僧侣般的神秘与自我控制,混杂着温哥华培养出的艺术家特质,温和、敏感又丰富,造就了我们所见到的颜乐。诚如他自己所说,“我是个文青。”

我们能捕捉到他眼神里的坚持与淡泊。

作为颜家第76代孙,颜乐原本是拒绝做接班人的。他与电视剧里那些不愿接班的企业家二代有些相像,曾一度拒绝与家族事业沾边,惶惶度日,人生找不到方向。后来在网络文学兴起的大潮下,他突然找到了写作的快乐,莽撞的决定要成为一个作家。

他认为自己可以用文字穿越虚无,写作过程,就是他筑造属于他的摩天大楼的过程。他想按照他的步伐,往他内心真正向往的地方走去。为了这个梦想他可以过很简单的生活,可以一天只睡几个小时。

但父亲颜明终有一天会退居二线,立丰的大旗会毫无疑问地交到颜乐手中。

那时,父亲主动找到颜乐,与他进行了语重心长的谈话,询问他的想法。“叛逆”的颜乐刚开始是拒绝的,他割舍不下自己的文艺梦。就这样,你来我往,颜爸和儿子颜乐经历了数回合的观点碰撞。

最后,颜乐屈服了。他感觉自己一下成为了真正的男人,他要有所担当,去迎接挑战,去扛起自己的责任,也深切体会到父亲的不易。

2014年,颜乐进入立丰集团任职。

接班人也分很多种,有的企业看起来是接班了,但权力交接不清晰。立丰不是这样,颜乐现在管理着集团大大小小的各项事物,父亲颜明才有更多的精力用于参政议政以及社会公益。

在全盘方向性谋篇布局之外,颜乐始终保持着与颜明“高度统一”的关系。 在公开媒体中,我们可以看到颜乐正在“与父亲形成内外影响力的双向传输”。

他与父亲有着同样低调行事的作风,也有着所有80后和60后的不一样。

上世纪90年代出,颜明和吴一坚两个人是最早推动西安商业文明的标杆。一个引进了国外最好的品牌:百盛,一个自创了一个品牌:世纪金花。

抛开资产不谈,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有巨大价值的。

2015年以后,受电商影响,小寨、西大街、东大街三家百盛最终退出了西安的市场,立丰国际因此有了的商机,同时困境也很大。

2016年,颜明鼓励颜乐参加了加入了阿拉善SEE,成为企业家公益保护的一员。这是中国企业家圈层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个平台。这其中自有深意义,一是颜乐自己体会到的“开放精神”,二则是颜明有意为之的“尽快向有正能量的企业家学习”。

2018年11月立丰年会中,颜乐发布了2018企业管理机制的前瞻计划,并对各子公司新一年的核心目标再次确认。这是颜乐在制订属于自己“考核”标准。

立丰国际广场给东郊带来了商业气息。但回到严肃的商业竞争中来,颜乐承担着巨大的压力,这是由立丰国际生活广场的重要性决定的。

如今,西安已经成了颜乐的生活坐标。从国外回来的人最初都叛逆过,但最后都会被同化,很少有例外。稳健和精耕细作的风格,形成了颜乐今天的气象,与其他“二代接班人”相比,颜乐多了一份谦虚,一分和气。

他已经不再是父亲给他递根烟,他还在考虑抽还是不抽的小男孩儿,他也成了一个父亲。

当他一个人站在立丰国际大大落地窗前,往下看这个充满栉比鳞次大厦的城市,偶然会想起做起当作家的理想。想着著作里的人物和情节,他有时候会咧开嘴,自顾自地哈哈大笑出来,这是一种他独有快乐。

“听到有人叫我富二代,我就想掀桌子。”记者提问话音刚落,张程程便脱口而出这句话,把在场人都逗乐了。

作为西安老牌房企“荣华控股”董事长崔荣华的的千金,张程程的名字鲜有人知,这与她长达十年的旅法经历不无关系。

初见张程程,令人眼前一亮。一米六四左右的身高,白衬衫外面套一件宽松的黑色毛衣,齐肩亚麻色短发微微遮掩精致的银色耳钉。略微婴儿肥的脸上时刻挂着笑意,说话有条不紊,举手投足间洋溢着自信,看起来十分干练。

眉宇间,与母亲崔荣华倒是有几分神似。作为近30年来西安商业场的一位“女侠”,她先后担任中共十八大代表 ,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,陕西省人大代表 ,陕西省工商联(总商会)副会长,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,陕西省劳动模范等等殊荣,而崔荣华的创业经历也堪称传奇。

从借款三万在东大街开设“菊林”小酒店起家,到现在集团资产超过百亿元,崔荣华成为西安房地产界“大姐大”式的人物。

1985年出生的张程程,名字来的也是颇有趣味性。竟是因为父母爱看电视剧《上海滩》,里面赵雅芝饰演的冯程程更是颇受年轻的张爸张妈喜欢,于是生个女儿便也取名“程程”。

母亲的“摊子”铺得越来越大,无暇顾及张程程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张程程被家里人送到了私立学校念书。

她反感别人对自己“富二代”的称呼,每次家里人去接张程程放学,都会遭到张程程的“嫌弃”,她会叫家里人把小汽车开远一点,担心被同学看见。

为了张程程,张爸放弃了集团决策权的位置,回归家庭照顾一家老小。

2009年,从小被呵护的“小公主”张程程被家里人安排去法国留学,那年她24岁。而一晃,就是10年。

这段旅法经历,让她的性情和行事风格更像西方人,她不但积累了不少资源,视野和格局也更开阔。

2011年,张程程回到国内。在母亲的帮衬下,创办了陕西荣华慈善基金会。正当外界以为张程程顺理成章地接班时,她却更为是迅速地完成了从女儿到妻子,再到母亲的角色转换。

她和未婚夫在北京完婚,然后先后生了三个可爱的孩子。

不过张程程给自己的定位从未改变,那就是要做荣华控股的接班人。2018年,张程程正式进入荣华控股,真正意义上走到“台前”。

张程程30几平米的办公室,虽然不大,但布置得错落有致,和她干脆利落的的行事风格倒是很搭。

年纪轻轻便走马上任成了集团董事,难免会遭老员工口舌。但作为“女强人”的女儿,张程程也不是吃素的。不到两年时间,张程程便交出了一份漂亮的“答卷”。

她依托在法国的资源,结合和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的合作,开发了一款名为“西安味道”的独特香水。这个新的文化项目由她一手打造,也为荣华集团传统业务注入了新鲜血液,令人称奇的是,打造这款产品的团队核心只有两个人,可见其业务能力有多强。

然而这其中付出的辛酸,只有张程程最清楚。

为了这份事业,她时常往返于西安、巴黎和北京之间,来来回回地在天上飞,忙得晕头转向。在她身上,似乎能看到她母亲创业时的影子。那股叫做坚韧、不服输的倔强劲儿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也正是这样的强势表现,才得以堵住悠悠众口,“我是要接班,但绝不是来坐享其成的”。

虽然工作中张程程一板一眼,雷厉风行。但是生活里却总是大大咧咧,像个男孩的性格。她天生带有极强的亲和力,为了能让员工开会时,氛围不那么严肃压抑,她会将会议室桌椅摆放成各种轻松的造型。她也会把员工叫到一起用餐,不拘小节。

闲暇之余的张程程,喜欢听听歌,她总是把车内音响音量开得很大,只有那时候她才会稍微放松一些。

如今,35岁的张程程和母亲崔荣华在同一个“战壕”里共事,她既兴奋又倍感压力。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和母亲的关系,有时候像“战友”,有时候像“姐妹”。

年轻又敢拼的张程程,显然更喜欢创新和挑战,因为她深知只有“折腾”,荣华才会有更光明的未来。

她想更好的扮演“主人”的角色,于她而言,荣华集团不仅是母亲打下的基业,更蕴含着“家”的情怀,除了母亲,没人能比她更爱荣华。

假如在大街上,遇到吴梦窈,你绝对想不到,眼前这个衣着质朴简单,性情温和的邻家女孩,竟出生于一个商业巨贾的家庭。

“她是‘陕西首富’或者说她是‘陕西企业领袖’吴一坚的女儿”。大多数时候,介绍吴梦窈的开场白是这样的。

除了长着一张酷似父亲的脸蛋,沉稳、大气、谦逊的气质,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,与其父亦如出一辙。所不同的是,她的成长环境,与“苦难”二字再无瓜葛,而“苦难”的少年时光,曾是吴一坚的人生底色。

“85后”的年纪,加上接受西方教育,让她一方面很西化,独立、自信、追求自我。但另一方面,她骨子里又有传统的家族观念,对家族企业有着天然的归属感。

1989年,吴梦窈出生的那一年,在海南淘金的吴一坚顺风顺水,创办了一家电视机厂,身家已过千万。吴梦窈2岁时,吴一坚回到西安,创办了金花集团,此时,他已是西安城里,首屈一指的富豪。

但吴梦窈说,很长一段时间里,自己特别反感“特殊化”这件事。她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,而非父亲的助力来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“正因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希望扮演好人生的每一个角色,做更好的自己。”吴梦窈说。她的成长经历,更像是一个和自己较劲的过程。

家境的殷实,以及父亲在商界的威望,并未让她迷失自我。相反,让吴梦窈引以为豪的是,从小到大,她都和普通家庭里的孩子一样,过着平凡而简单的生活。

读书时,为了避免“被特殊化”,她极少公开父亲的身份。可令她苦恼的是,父亲的影响似乎无处不在。很快,同学们就知道她是吴家的“公主”。

和其他同学一样,她每天乘坐608公交车上学。有一天,她却尴尬地发现,自家的司机开着车,一直紧跟在后面。“这件事让我一种深深的挫败感。”令许多人艳羡的“家境”,在吴梦窈眼中,却成了甜蜜的负担。

高一那年,她决定去澳洲上学。一方面,让子女接受西方优质的教育,已然成为中国企业家共同的选择。而对于吴梦窈而言,这却成了逃离家庭的“庇护”,自如飞翔的唯一途径。

刚到澳洲时,身边没有了熟悉的朋友,连个中国面孔都极为少见,这让她感到孤独和无助。“那时,我常常一个人偷偷地哭。”

不过,吴梦窈又反问自己,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?

于是,她开始了一个普通留学生的日常。她利用空闲时间,和同学们一起去打工。从烤鸡店到奶茶店,凡是留学生可以干的活,吴梦窈几乎都做过。“既然别人可以打工挣钱,我一样也可以。”

生活是最好的老师。昔日备受宠爱的“公主”,渐渐蜕变为内心无比强大的“女王”。

她用事实为自己正名,自己绝非温室里的花朵。2008年,吴梦窈考上了墨尔本大学,还拿到了全额奖学金。即便在2015年回国之后,在择业时,她也一度远离父亲的商业版图,在一家香港驻上海的咨询公司任职。

然而,父亲的影响,却早已烙印在她的骨子里。

和军人出身的父亲一样,吴梦窈对自己也格外“狠”。多年来的早起、晨跑、运动、食素,是她风雨无阻、高度自律的生活习惯。

和父亲在一起时,他们很少聊工作,大多都围绕生活话题展开。“父亲很开明,会尊重我的选择。有时候,也会给一些建议。”吴梦窈说。“父亲常常告诫我说,做人最大的成功,是要成为别人的贵人。”

谈到父亲,吴梦窈说,或许在别人眼里,他是吴总,是企业家,但在我眼中,他除了是一位平凡的父亲,亦是一个可敬的英雄。

这些年,吴一坚创造了受人尊敬的品牌,同时,也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,旁人无法体会个中滋味,作为女儿,吴梦窈则感同身受。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吴梦窈认为现阶段最重要的是陪伴。女儿的归来,无疑成为父亲内心深处最大的慰藉。

2019年,吴梦窈从上海回到西安,此时,她的身份是上海一家房地产基金公司的代表。她希望自己能成长得再快一些,可以为父亲多分担一些。

“儿女常常是父母的软肋,而我希望成为父亲的盔甲。”吴梦窈说。

至于何时继承家族企业?吴梦窈说,现在谈论这个话题还为时尚早。但她也并不缺乏自信,“假如时机成熟,自己完全有能力胜任新的角色。因为,倘若论对企业的情感,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做金花的主人。”

当提及这些“富二代”,人们会不自觉地将他们“标签”化。大多数人想到的,可能是纸醉金迷、呼风唤雨的生活,甚至毫不客气地称他们为“垮掉”的一代。

这种偏见,从未离线。

当我们走近这群陕西的“富二代”时,却挖掘到了他们真实的另一面:

已经全面接管企业的杨振,有着与其年龄不太契合的沉稳,他有主见,更不乏创新的思维,他是宏府的操盘者,更是企业前进的的领头羊;

看起来有些书生意气的颜乐,经过几年的历练,已有“霸道总裁”的味道,再加之汲取的东西方营养,将他身上阳光、谦虚、严谨、稳健的特质全都激活开来;

大气且睿智的张程程不仅思路清晰,其广阔的视野和格局,也让人刮目相看,最重要的是,其身上与生俱来的自信和倔强劲儿,呈现一副活脱脱的“女王”范儿,此乃荣华之幸;

年纪最小的吴梦窈尽管尚未接班,但其身上的焕发出来的涵养、学识,以及与父亲一脉相承的谦逊、大气,让人叹为观止,而这也是她接班路上的必修课……

一个企业能否成功,能否做的更加强大,甚至是做到百年品牌,在于基因的传承,而他们做到了。这其中不仅包括优秀的家族基因,也包括企业遗传下来的文化基因。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份家业,更是一种精神和情怀,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

他们不仅是陕西民营企业未来之幸,甚至放眼全国“富二代”,他们整体的价值观和综合素质也都首屈一指。

随着他们成长壮大,也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时代。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,这群商界的“新贵”,将扛起陕西民营企业蓬勃发展的大旗。

(R-金融

R金融网理财频道直达:http://www.r-gate.net/licai/

R金融网理财学校直达:http://www.r-gate.net/xuexiao/licaixuexiao/

分享: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r-gate.net/licai/licaizixun/84227.html

郑重声明:R金融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R金融网不保证该信息(包含但不限于文字、视频、音频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(322)
打赏 微信扫一扫
« 上一篇 2020年03月27日 14:02:04
下一篇 » 2020年03月27日 14:02:40